严重骚乱令马克龙“服软”?法国暂停上调汽油税


法国“黄背心”抗议活动愈演愈烈之际,法国政府的立场似乎也开始松动了,以平息这场半个世纪以来,法国规模最大的骚乱。

残局不可收拾,马克龙政府首次“让步”

刚刚,法国总理爱德华·菲利普(Edouard Phillippe)宣布,暂停包括上调燃油税在内的三种财政措施6个月。

菲利普表示,未来将寻求在税收和公共支出方面进行公开辩论。而如果下调税收,那么未来的公共财政支出也将下调。

此前,法新社报道称,总理办公室已经证实,原定于周二晚些时候与“黄背心”运动代表举行的会议已经取消。

路透社评论称,暂停提高燃油税的决定,将标志着法国总统马克龙自2017年上台以来,首次在重大政策上出现180度的大转弯。

上周六,巴黎的抗议活动逐步演变成暴力冲突,凯旋门附近地区被抗议者“占领”,平日游人如织的香榭丽舍大道成为一片“火海”。

 

 

暴力抗议对经济影响的警告仍在继续,法国零售商和酒店运营商的股价下跌。

商业游说团体 Medef 的负责人Geoffroy Roux de Bezieux在接受《巴黎人报》(Le Parisien)采访时表示,大规模的破坏行动对商业造成了极其负面的影响,运输业和旅游业的销售额平均下降了20%至30%不等,实际上经济已处于紧急状态。

对暴乱处理方式不利,马克龙民调再创新低

目前,民意支持率持续下滑的法国总统马克龙,面对难以收拾的暴乱残局,也放软了此前强硬的姿态,以平息这一法国半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暴力抗议活动。

周二,民调机构Ifop的调查数据显示,马克龙的支持率已经下降了6个百分点,降到23%的任内新低。此前,他对抗议活动的处理方式和态度,是其民意持续下跌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彭博社称,法国政府越来越担心,反对燃油税的示威活动已经升级为对马克龙政策的抵制运动,或将威胁到法国经济和马克龙自身的政治前途。

暴乱缘起:征收汽油税引发的不满

此次“黄背心”抗议运动始于11月17日,其起因是法国民众对马克龙政府提高税收,特别是汽油税的做法感到非常不满。

黄背心本是许多法国司机放在自己车内的一件荧光色背心,用于在灯光昏暗时,出于安全考虑而设计。而在此次增收汽油税之时,黄背心却成为了表达不满的载体。

最初的示威者们主要来自公共交通不发达、收入水平较低的地区,他们穿着荧光黄色的交通背心自发封堵交通要道,抗议油价和税收双双上涨。

法国媒体称,2018年以来法国的柴油价格涨了23%左右,汽油价格涨了大约15%。

马克龙政府上台以后高度关注气候变化,鼓励民众购买电动车等更有利于环境的交通工具,并宣布从2019年1月1日起上调燃油税。然而,此时恰逢国际油价上涨,带动了汽油价格飙高,而法国民众的购买力却没有相应提高。

抗议民众也从最初的抗议油价上涨和税收提高,发展到后来抗议任何获得社会高度关注的议题,甚至是单纯表达对马克龙政府的不满。

许多抗议人士批评指,马克龙推行的政策是有利于法国社会最富有成员的政策。

深层矛盾:“万税万万税” 的法国和不堪重负的财政

法国人之所以对加税那么敏感,与该国本就高企的税收直接相关。因此,碰到税收改革相关的议题,经常会引发强烈的反弹。

根据OECD的数据,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税收负担中,法国高居第二,说法国是“万税万万税”的国家毫不为过。

 

 

数据来源:OECD

早在马克龙的前任——奥朗德政府时期,就曾因为对富人征收最高档75%的税收,而逼走了一大批法国富人,从而也失去了最重要的一部分税收来源。当时,“富人税”政策也仅实施了两个月,就草草收场。

不过,法国历任政府的高税收政策似乎也有其逻辑。连年的财政高赤字水平,使得法国政府财政赤字水平连年触及,甚至超越欧盟给成员国定下的不高于GDP 3%水平的上限。

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在过去30年中,法国在1992-1997年、2003-2004年以及2008-2016年时,政府财政赤字均超过了欧盟定下3%的红线。

2018年,预计法国财政赤字水平为GDP的2.6%,而2019年将再度接近3%的警戒线。

彭博社分析称,扩大税收和削减支出将进一步增加法国财政状况的不确定性,目前法国财政已面临经济疲软的压力。为了(使政策)发挥作用,政府需要找到既不会损害经济增长,又不会留下太大收入缺口的税收措施来刺激经济。

返回新闻列表